主页 > 职称评审 >

新闻排行

最新新闻

不看一看挤一挤 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在过年

发布日期:2021-11-23 12:53   来源:未知   阅读:

  和至亲的家人,陷入汹涌的人海之中,肾上腺素飙升,一次亢奋的体验是这个年难以忘记的味道。

  过年,会遇到很多比早高峰的地铁还挤的地方,比如逛庙会,嘴巴是闲不住的,这么多各种各样的小吃;眼睛是闲不住的,民俗杂耍一个接一个来;腿是停不了的,你不走人流推着你走。回到家累瘫在床上,小心脏还在扑通扑通猛烈地跳。

  2014年春节,一家人是在广东过的,年夜饭脆皮叉烧和菠萝包的嗝还在萦绕,辗转就去了澳门。

  下午过关时已经被挤到差点吐血,完全被购物族的强大实力震慑。我抓紧女儿豆豆的手,看不到前路尽头,也看不到她的脸。实在不放心,干脆把她搂到怀里,抱紧过关……午饭记不得吃的什么了,只记得当时大三巴牌坊前的人山人浪。因为挤,豆豆的冰激凌只吃了一口,其余的都流到了我身上。

  第二天堪称梦魇,坐船到了香港。全家人抵达酒店已是累得半瘫,排队办手续又花掉25分钟,放眼一望,全是我们内地来的旅行团……早就知道香港酒店大堂不能蹲着,无奈我抱着豆豆久矣,避开了侍者的目光,我悄悄蹲了下去,他一转头憋着我又站了起来。

  翌日清早就开始了跋涉,目标是海洋公园。真的开始了!父亲一看那人潮,直接就放弃了进园,在门口抽烟、面包加奶茶过了一整天,想想也是醉了。我进去了!真的勇敢啊。唉,我身子骨不壮硕,比挤人我简直不得行,在人海里真有种后悔的感觉。最终坐上超长观光车的时候,气氛才稍显宽松,一大片开阔地,密密麻麻坐了不少已经被挤成鱼片的游客,目测都是家长。

  “若非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我记得豆豆满头大汗花了三个小时坐到一盘观光车后,终于很大声地说了一句肺腑之言:“我是不是很勇敢?!”其实,我真的很希望能舒舒服服地在香港海洋公园舔完一个冰激凌。

  迄今为止,我的所有春节假期都不曾出过远门,热门景点尽量躲避。原因很简单,怕挤。不仅春节,国庆也一样,哪儿都不想去。2012年跟女友心血来潮去了趟杭州,差点没被挤进西湖里,回到成都后,我发誓再也不背叛自己“节日宅男”的定位。

  然而,结婚生女之后,为了制造欢乐的家庭节日气氛,我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加入了“新春大乐挤”的队伍。幸好老婆也不喜欢挤,加上女儿还小,我们也有足够的理由不去人太多的地方。

  但是去年春节,跟亲友们吃吃喝喝、打打麻将看看剧之后,磨皮擦痒地才到初四。想想还有两三天就要上班了,心里似乎有些空落落的。老婆说,去逛逛武侯祠的大庙会吧,咱们住在成都这些年了还从来没去过呢。我居然同意了,而且还决定带着女儿一起去!

  逛庙会那天,我们带着如临大敌的心情前往,商量好两人轮流抱孩子,决不让孩子下地走路,随时眼睛要盯紧,不带钱包,每人只揣几十元零钱在裤兜里,各种防范……

  为了看灯,我们专程等到了晚上才去。还未走进广场,就远远看到一片红光冲天,只见大红灯笼高高挂,人声鼎沸,人头攒动,好不热闹。女儿也激动得直拍小手。

  虽然前后左右都是一堆一堆的人,几乎连转个身都困难,但我们反而觉得没有想象中焦躁,一家人紧紧挨在一起,亦步亦趋地跟着人流的方向,不慌不忙慢慢乱蹭。看看蜀汉宫灯巡游,买串糖油果子吃吃,还给女儿买了顶熊猫帽子……

  在这样一个热闹的庙会上,在那样一个流光溢彩的夜晚,置身摩肩接踵的人群里,我不知为何,忽然觉得心里充满了一种温馨的感觉,一种非常踏实的感觉。在那一刻,我忽然理解了“人气”的真正意义,不是商家和某个活动所需要的那种人气,而是置身于一个你熟悉的群体之中的安全感和认同感。特别是这个群体此刻和你一样,喜气洋洋,不慌不忙,享受着节日难得的轻松与热闹,身边似乎真有一个“过年”的快乐气场在环绕着我们一家人。

  前年大年初一,我们一大家人睡完了懒觉,吃完了老妈亲手包的肉汤圆,终于在11点左右,开了两辆车,浩浩荡荡地出发去新都宝光寺烧香了。

  选择在11点出发,除了头天守岁熬夜起晚了,最主要的是觉得这个时间点去人肯定会少些——人家都吃饭去了,烧香的人自然就少了嘛。

  一路畅通,20多分钟就到了新都城区。正庆幸决定英明时,才发现根本找不到地方停车!在宝光寺前的广场附近转了一圈又一圈,找了20多分钟都找不到一个停车位!最后还是老公眼疾手快,看到一辆车好像要离开,才守株待到一个车位。但另一辆车就惨了,又继续转了一圈又一圈……才终于在距我们那辆车足有三条街的地方找到个位置。

  烧完香出来,已是下午两点过。此时大家已是饥肠辘辘,早上那几个汤圆哪抵得过摩肩接踵的肉搏?那好,赶紧在附近找个店吃饭吧。于是一大家子9个人,全部探照灯一样,一部分人盯左手边,一部分盯右手边。可是,除了卖香蜡钱纸以及各种小朋友玩具的,就只剩下卖羊肉串和肥肠粉的了!可是我们有老有小,老的七十多岁,小的才五岁,我们要点菜吃饭,要吃那种有汤有水的东西!

  既然宝光寺附近没有,那就再往前走。可是都走了三四里路了,还是没有啊!所有的食店全部关着门,全部!连卖抄手的都没得一家!我们的目光由热切变得黯淡,要求也由最初的炒几个菜到后来的哪怕一碗面,都没有实现。

  眼看我们的位置离我们的车越来越远,大哥终于毛了,说:“算了,你们在这儿等着,我和老三去把车开过来,开起车找!”此话一出,我们几个老弱妇孺“哄”的一声蹲了下去——唉,又累又饿,实在走不动了。

  坐到车上后,老妈终于有了底气:“算了,回家吃面。”我们几个把她盯了一眼,集体不开腔。回去吃?路又这么远,大年初一还准备把人饿死嗦。老妈不说话了,大家又继续把目光分成两路,一路看左边,一路看右边。可是,车都快上蜀龙路了,还是没看到哪家店开起的!

  最后,最后就真的只好开回家了啊。一路上大家失望得话都不想说,只有在路过动物园看到那里人山人海时,才终于活了过来。不仅活了过来,而且相当地幸灾乐祸:“哈哈哈哈,都是遭挤瓜了的人!”然后在车上火速闪了一张照片发到微博,有同事秒回:“春节不出去挤一挤,咋个好意思说自己在过年。”哈哈哈哈,对的哈,不出来挤一下,你咋个晓得外面有这么挤呢。这么一说,大家心情瞬间就好了起来,一路上摆着刚才的瓜相,揣着一身的年味回家去了。

  父亲是知青,每年春节带着我和母亲回成都的爷爷家过年,只有一种交通工具,那种最慢的绿皮火车。本来路途就长,就算平日里正常发车,也需要足足12个小时。到了春节期间就更不得了,这种最慢的慢车,要在无数小车站停靠,等,等那些快车、特快、特特快先过站。

  总之每次回成都的旅途,总得堵他个天翻地覆。大冬天午夜里的火车北站是印象中最深的场景,忽明忽暗的灯火,父亲背着我,母亲姑妈拖着行李,走得急急地。

  如果那时候有高速公路这种东西,春节假期简直可以节约一半出来。可是很多年后的现在,有了高速公路这种东西,依然逃不过堵车的痛楚。

  从成都到广元山区,300多公里距离,一半的路在山间绕。特别是剑阁金子山路段,尤其谁家有人没回来,一问在哪儿?一说是金子山,所有人的表情必然是冷漠又释然。

  有一年表妹从成都回老家,在路上堵了整整4个小时。肚子越来越饿,也越来越胀,但是光天化日之下,前后十几公里都是满当当的车子……她后来回忆起来,几乎是翻着白眼给我讲完这段的——她下了大巴,直接翻出高速公路的围栏,朝着对面山坡边上挂起灯笼的民居奔去。是的,前后几公里的司机和乘客们,都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疯狂地翻隔离带……从那以后,我妹养成了一看到红绿灯就趴在车窗到处看厕所标识的好习惯。

  其实如厕难只是堵车的并发症,要命的是那种等了一整年明明在眼前却不得见的焦灼感。

  前年春节大年初二,是老家回娘家的日子。我们的车和弟弟的车从两个方向出发,却堵在同一个路段。我们在微信上说着话,抢着红包,实时报告自己所在这一端的路况,却始终不得相见。公路边就是河滩,有按捺不住的司机把车开下去,企图抄捷径,然后被乱石滩困住。可以想象那些司机心中到底有多烦躁,好不容易休息几天,却不得不奔波在人情往来的路上;奔波也就罢了,眼下却被困在毫无意义的等待和错误的选择里。

  看着天色渐渐暗下去,你能想象得出、甚至看得到目的地那边的祥和喜乐、麻将零食,却无法进退半分,只能看着手机的电池一格格耗尽。再没什么比春节期间堵车更能感受到时间流逝的绝望了。(来源:成都商报”字样。违反上述声明者,)

  被羁押在看守所生活的人到底有多苦,进去第一件事就让人难以置信,真实描述!

  中影集团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中影股份副董事长、总经理傅若清:坚定信心迈向新时代电影发展新征程

  澳国防部长回应中国驻澳使馆对澳核动力潜艇交易等问题的评论时称,中使馆官员的言论愚蠢可笑,外交部回应